成立17年僅剩1位基金經理、6只產品,這家信托系公募原總經理接監管罰單,“殼”困境如何破?

                        2022-08-11 20:50:02 財聯社 

                        財聯社8月11日訊(記者 黎旅嘉)17年老牌基金公司益民基金前總經理遭罰。

                        8月11日,北京證監局公布對益民基金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依據《證券投資基金信息披露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19號)以及《證券投資基金行業高級管理人員任職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23號)的有關規定,綜合違法事實,北京證監局對時任益民基金總經理康健給予警告,合計并處六萬元罰款。

                        數據來源: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北京監管局網站

                        事實上,這次處罰只是近兩年來益民基金深陷諸多“風波”中的一樁。近兩年來,益民基金可謂麻煩纏身。2005年12月,益民基金成立,從成立年限上看,是老牌公募基金。但成立17年來,無論是2014年至2015年的短暫牛市,還是2019年至2021年的公募大擴容,益民基金管理規模都在一路縮水。如今,僅有趙若瓊1名基金經理、6只基金產品,這一極端現象在公募基金業也實屬罕見。截至二季報,公司管理規模僅為11.83億元,被同期成立的公司遠遠甩在身后。

                        業內人士表示,近年來,公募基金行業高速發展,規模直逼26萬億元,但也有一批小型基金公司始終未能找到突圍之路,在多年苦苦掙扎之后,因經營無果幾乎淪為“空殼”公司。此前,《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監督管理辦法》的出臺,為“空殼”基金公司的市場化退出提供了新的路徑。

                        益民基金遭北京證監局處罰

                        根據北京證監局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內容,2018年8月4日,益民基金召開2018年第一次股東會,選舉紀小龍、竇仁政、劉影、康健、梁雪青、徐經長、李萍7人為公司第三屆董事會董事,其中康健、竇仁政、徐經長以及李萍4人為新任董事。該次股東會后,益民基金董事變更超過董事總人數的百分之五十。同日,益民基金第三屆董事會,選舉紀小龍擔任公司第三屆董事會董事長,原董事長翁振杰不再擔任公司董事長。

                        依據《信披辦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益民基金應當在兩日內編制臨時報告書,公告上述董事長變動及超過百分之五十董事變更事項,但益民基金未在規定期限內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同時,根據《高管辦法》第三十九條第一款的規定,益民基金應當自原董事長翁振杰離任之日起30個工作日內將審計報告報送中國證監會,但益民基金未在規定期限內履行報告義務。

                        依據上述違法事實,有相關人員詢問筆錄、公司公告、審計報告、情況說明等證據在案證明,足以認定:

                        董事長變動事項、超過百分之五十董事的變更事項,屬于《信披辦法》第二十三條第二款第(十)項、第(十一)項規定的重大事件,益民基金未在規定時間內公告,違反了《信披辦法》第二十三條第一款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投資基金法》第七十五條的規定,構成《基金法》第一百三十一條所述“不依法披露基金信息”的情形。益民基金未在規定時間內報送董事長翁振杰的離任審計報告,違反了《高管辦法》第三十九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高管辦法》第四十五條第(一)項所述“未按照本辦法的規定履行報告義務”的情形。

                        康健時任益民基金總經理,全面負責公司工作,未勤勉盡責,是上述違法行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

                        北京證監局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基金法》第一百三十一條、《高管辦法》第四十五條第(一)項的規定,決定:

                        一、關于益民基金未及時披露董事長變動及超過百分之五十董事變更事項,對康健給予警告,并處五萬元罰款。

                        二、關于益民基金未及時報送董事長離任審計報告事項,對康健給予警告,并處一萬元罰款。

                        綜合上述兩項違法事實,對康健給予警告,合計并處六萬元罰款。

                        事實上,就在幾個月前,3月25日,益民基金披露的基金年報顯示,因該公司2018年未及時披露高級管理人員變更事項,未及時報送高級管理人員離任審計報告,證監會于2021年8月31日決定對該公司立案調查。

                        公開信息則顯示,2018年,益民基金時任董事長翁振杰、總經理黃樺于9月10日離任;康健則于5月8日、9月10日分別任職該公司副總經理、總經理一職,后于2021年12月30日離任。就在2022年6月30日,益民基金發布公告,宣布由王明德擔任該公司新任總經理,此前任南華基金副總經理。

                        益民基金高管變動一直比較頻繁。2009年4月,首總經理劉義鵬離任;2010年,第二任總經理祖煜任職1年不到離職;2011年1月,第三任總經理雷學軍上任;至2016年1月,又迎來第四任總經理黃樺;2018年9月,黃樺因任期屆滿離任后,再迎來第五任總經理康健,關于2021年12月30日離任,公司董事長黨均章代任總經理。王德明則是第六任總經理。

                        更早之前,一則“公募基金前總經理狀告原東家討薪”的消息也在業內流傳。3月21日,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披露了黃某與益民基金的勞動爭議二審民事判決書。

                        判決顯示,黃某于2016年1月1日入職益民基金公司并擔任總經理,約定月薪12萬。2018年12月27日,黃某以益民基金未及時、足額支付勞動報酬為由郵寄解除勞動合同通知。因此雙方發生訴訟。

                        經營情況長期不佳

                        不難發現,近兩年來,益民基金可謂麻煩纏身。這從一個側面折射出近年來中小基金公司“逆水行舟”面臨的壓力。

                        此前,大成基金總經理譚曉岡就表示,當前公募行業的同質化競爭日趨激烈,尤其是產品布局日趨同質化,產品發行數量越來越多,上萬只基金產品給投資者選擇造成較大困擾。在此模式下,行業已經形成較強的“馬太效應”,中小基金公司想彎道超車變得越來越難。

                        公開資料顯示,益民基金成立于2005年12月1日,注冊資本1億元人民幣,注冊地為重慶市。大股東為重慶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出資6500萬元,股權占比為65%,中國新紀元有限公司出資3500萬元,股權占比為35%。

                        而Wind數據顯示,當前,益民基金旗下僅有基金經理1人,基金產品6只。截至二季報,公司管理規模為11.83億元。而從業績上看,今年以來,截至8月10日,益民基金旗下6只基金的年內凈值整體回撤均在10%以上。其中,益民品質升級,年內凈值跌幅就超過24%。

                        數據來源:Wind

                        進一步來看,伴隨著2018年末,益民多利債券(560005)的清盤,益民基金的產品數量開始下行。2020年是益民基金的清盤大年,當年清盤了3只基金,益民基金的公募產品降至6只。

                        數據來源:Wind

                        成立17年來,無論是2014年至2015年的短暫牛市,還是2019年至2021年的公募大擴容,益民基金管理規模一路縮水,未出現反彈跡象。如今,僅有趙若瓊1名基金經理、6只基金產品,這一極端現象在公募基金業也實屬罕見。

                        優勝劣汰市場化退出勢在必行

                        中基協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5月,我國境內合計153家公募基金管理人管理了9872只公募基金產品,上述產品資產凈值合計26.26萬億元。在這一數據背后,公募基金的兩極分化也愈發明顯。

                        以管理費為主的商業模式,決定了小型基金公司的生存狀態不佳。而益民基金以及其子公司國泓資產,在重慶國際信托的2021年報中就被開了“天窗”。

                        數據來源:重慶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度報告

                        與益民基金成立之時的2005年不同,如今,公募牌照數量已增長數倍,公募基金“殼”價值不斷縮水,近幾年認輸“出局”的基金公司股東并不鮮見。在業內人士看來,“優勝劣汰”是每個行業都需要經歷的過程,公募基金行業也不例外。

                        此前,《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監督管理辦法》的發布,就為公募基金管理人的市場化退出提供了路徑參考。具體來看,允許經營失敗的基金管理公司主動申請注銷公募基金管理資格或者通過并購重組等方式實現市場化退出。

                        此外,新規之下,對于券商機構來說,原本受限于“一參一控”的券商資管,如今申請公募牌照不再受限。險資機構同樣也在加快在公募基金上的布局腳步,旗下基金管理公司陸續成立。此外,多家外資公募的業務布局同樣也在有條不紊地推進。

                        在業內人士看來,當前公募牌照紅利雖在逐漸消逝,但依舊具備一定價值,尋找新股東、并購重組或是行業資源整合的較佳方式,但其中也面臨一些現實問題!肮蓟鹦袠I處于高速發展期,股權估值相對較高。大基金公司如果選擇并購,要支付牌照溢價,但其本身已擁有牌照,小基金公司要有足夠的特色才具備吸引力。此外,建議監管層進一步明確強制退出機制,從保護投資者根本利益出發,對那些提供低劣投資服務的基金公司予以強制退出!

                        (責任編輯:岳權利 HN152)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閱讀

                          和訊特稿

                            推薦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免费观看女人与狥交网站久久